此组别内的文章

需要支持?

如果通过文档没办法解决您的问题,请提交工单获取我们的支持!

尚書

尚書序

昔在帝堯,聰明文思,光宅天下,將遜于位,讓于虞舜,作《堯典》。

虞舜側微,堯聞之聰明,將使嗣位,歷試諸難,作《舜典》。

帝釐下土方,設居方,別生分類。作《汨作》、《九共九篇》、《稾飫》。

臯陶矢厥謨,禹成厥功,帝舜申之。作《大禹》、《臯陶謨》、《益稷》。

禹別九州,隨山濬川,任土作《貢》。

啟與有扈戰于甘之野,作《甘誓》。

太康失邦,昆弟五人,須于洛汭,作《五子之歌》。

羲和湎淫,廢時亂日,胤往征之,作《胤征》。

自契至于成湯八遷,湯始居亳,從先王居。作《帝告》、《釐沃》。

湯征諸侯,葛伯不祀,湯始征之,作《湯征》。

伊尹去亳適夏,旣醜有夏,復歸於亳。入自北門,乃遇汝鳩汝方。作《汝鳩》、《汝方》。

伊尹相湯伐桀,升自陑,遂與桀戰于鳴條之野,作《湯誓》。

湯旣勝夏,欲遷其社,不可。作《夏社》、《疑至》、《臣扈》。

夏師敗績,湯遂從之,遂伐三朡,俘厥寶玉。誼伯仲伯作《典寶》。

湯歸自夏,至于大坰,仲虺作《誥》。

湯旣黜夏命,復歸于亳,作《湯誥》。

咎單作《明居》。

成湯旣沒,太甲元年,伊尹作《伊訓》、《肆命》、《徂后》。

太甲旣立,不明,伊尹放諸桐。三年,復歸于亳,思庸,伊尹作《太甲三篇》。

伊尹作《咸有一德》。

沃丁旣葬伊尹于亳,咎單遂訓伊尹事,作《沃丁》。

伊陟相大戊,亳有祥桑穀共生于朝。伊陟贊于巫咸,作《咸乂四篇》。

太戊贊于伊陟,作《伊陟》、《原命》。

仲丁遷于囂,作《仲丁》。

河亶甲居相,作《河亶甲》。

祖乙圯于耿,作《祖乙》。

盤庚五遷,將治亳殷,民咨胥怨。作《盤庚三篇》。

高宗夢得說,使百工營求諸野,得諸傅巖,作《說命三篇》。

高宗祭成湯,有飛雉升鼎耳而雊,祖己訓諸王,作《高宗肜日》、《高宗之訓》。

殷始咎周,周人乘黎。祖伊恐,奔告于受,作《西伯戡黎》。

殷旣錯天命,微子作《誥父師少師》。

惟十有一年,武王伐殷。一月戊午,師渡孟津,作《泰誓三篇》。

武王戎車三百兩,虎賁三百人,與受戰于牧野,作《牧誓》。

武王伐殷,往伐,歸獸,識其政事,作《武成》。

武王勝殷殺受,立武庚,以箕子歸。作《洪範》。

武王旣勝殷,邦諸侯,班宗彝,作《分器》。

西旅獻獒,太保作《旅獒》。

巢伯來朝,芮伯作《旅巢命》。

武王有疾,周公作《金縢》。

武王崩,三監及淮夷叛,周公相成王,將黜殷,作《大誥》。

成王旣黜殷命,殺武庚,命微子啟代殷後,作《微子之命》。

唐叔得禾,異畝同穎,獻諸天子。王命唐叔歸周公于東,作《歸禾》。

周公旣得命禾,旅天子之命,作《嘉禾》。

成王旣伐管叔、蔡叔,以殷餘民封康叔,作《康誥》、《酒誥》、《梓材》。

成王在豐,欲宅洛邑,使召公先相宅,作《召誥》。

召公旣相宅,周公往營成周,使來告卜,作《洛誥》。

成周旣成,遷殷頑民,周公以王命告,作《多士》。

周公恐王怠于政,作《無逸》。

召公為保,周公為師,相成王為左右;召公不說,周公作《君奭》。

蔡叔旣沒,王命蔡仲踐諸侯位,作《蔡仲之命》。

成王東伐淮夷,遂踐奄,作《成王政》。

成王旣踐奄,將遷其君於蒲姑,周公告召公,作《將蒲姑》。

成王歸自奄,在宗周,誥庶邦,作《多方》。

周公辅王,念桀之暴,言天乙之功,司百官以立邦,作《立政》。

成王旣黜殷命,滅淮夷,還歸在豐,作《周官》。

成王旣伐東夷,肅慎來賀。王俾榮伯作《賄肅慎之命》。

周公在豐,將沒,欲葬成周。公薨,成王葬于畢,告周公,作《亳姑》。

周公旣沒,命君陳分正東郊成周,作《君陳》。

成王將崩,命召公、畢公率諸侯相康王,作《顧命》。

康王旣尸天子,遂誥諸侯,作《康王之誥》。

康王命作《冊畢》,分居里,成周郊,作《畢命》。

穆王命君牙,為周大司徒,作《君牙》。

穆王命伯冏為周太僕正,作《冏命》。

穆王訓夏贖刑,作《呂刑》。

平王錫晉文侯秬鬯、圭瓚,作《文侯之命》。

魯侯伯禽宅曲阜,徐夷並興,東郊不開。作《費誓》。

秦穆公伐鄭,晉襄公帥師敗諸崤,還歸,作《秦誓》。

虞書

堯典

昔在帝堯,聰明文思,光宅天下,將遜于位,讓于虞舜,作《堯典》。

曰若稽古帝堯,曰放勳,欽、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讓,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克明俊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於變時雍。

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暘谷。寅賓出日,平秩東作。日中,星鳥,以殷仲春。厥民析,鳥獸孳尾。申命羲叔,宅南交。平秩南為,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厥民因,鳥獸希革。分命和仲,宅西,曰昧谷。寅餞納日,平秩西成。宵中,星虛,以殷仲秋。厥民夷,鳥獸毛毨。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平在朔易。日短,星昴,以正仲冬。厥民隩,鳥獸氄毛。帝曰:「咨!汝羲暨和。朞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閏月定四時,成歲。允釐百工,庶績咸熙。」

帝曰:「疇咨若時登庸?」放齊曰:「胤子朱啟明。」帝曰:「吁!嚚訟可乎?」

帝曰:「疇咨若予采?」驩兜曰:「都!共工方鳩僝功。」帝曰:「吁!靜言庸違,象恭滔天。」

帝曰:「咨!四岳,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有能俾乂?」僉曰:「於!鯀哉。」帝曰:「吁!咈哉,方命圮族。」岳曰:「异哉!試可乃已。」

帝曰,「往,欽哉!」九載,績用弗成。

帝曰:「咨!四岳。朕在位七十載,汝能庸命,巽朕位?」岳曰:「否德忝帝位。」曰:「明明揚側陋。」師錫帝曰:「有鰥在下,曰虞舜。」帝曰:「俞?予聞,如何?」岳曰:「瞽子,父頑,母嚚,象傲;克諧以孝,烝烝乂,不格姦。」帝曰:「我其試哉!女于時,觀厥刑于二女。」釐降二女于媯汭,嬪于虞。帝曰:「欽哉!」

舜典

虞舜側微,堯聞之聰明,將使嗣位,歷試諸難,作《舜典》。

曰若稽古,帝舜曰重華,協于帝。濬哲文明,溫恭允塞,玄德升聞,乃命以位。

慎徽五典,五典克從;納于百揆,百揆時敘;賓于四門,四門穆穆;納于大麓,烈風雷雨弗迷。帝曰:「格!汝舜。詢事考言,乃言厎可績,三載。汝陟帝位。」舜讓于德,弗嗣。正月上日,受終于文祖。

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肆類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徧于群神。輯五瑞。既月乃日,覲四岳群牧,班瑞于群后。

歲二月,東巡守,至于岱宗,柴。望秩于山川,肆覲東后。協時月正日,同律度量衡。修五禮、五玉、三帛、二生、一死,贄。如五器,卒乃復。五月南巡守,至于南岳,如岱禮。八月西巡守,至于西岳,如初。十有一月朔巡守,至于北岳,如西禮。歸,格于藝祖,用特。五載一巡守,群后四朝。敷奏以言,明試以功,車服以庸。

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濬川。

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贖刑。眚災肆赦,怙終賊刑。欽哉,欽哉,惟刑之恤哉!流共工于幽洲,放驩兜于崇山,竄三苗于三危,殛鯀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

二十有八載,帝乃殂落。百姓如喪考妣,三載,四海遏密八音。

月正元日,舜格于文祖,詢于四岳,闢四門,明四目,達四聰。「咨,十有二牧!」曰,「食哉惟時!柔遠能邇,惇德允元,而難任人,蠻夷率服。」

舜曰:「咨,四岳!有能奮庸熙帝之載,使宅百揆亮采,惠疇?」僉曰:「伯禹作司空。」帝曰:「俞,咨!禹,汝平水土,惟時懋哉!」禹拜稽首,讓于稷、契暨皋陶。帝曰:「俞,汝往哉!」

帝曰:「棄,黎民阻飢,汝后稷,播時百穀。」

帝曰:「契,百姓不親,五品不遜。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在寬。」

帝曰:「皋陶,蠻夷猾夏,寇賊姦宄。汝作士,五刑有服,五服三就。五流有宅,五宅三居。惟明克允!」

帝曰:「疇若予工?」僉曰:「垂哉!」帝曰:「俞,咨!垂,汝共工。」垂拜稽首,讓于殳斨暨伯與。」帝曰:「俞,往哉!汝諧。」

帝曰:「疇若予上下草木鳥獸?」僉曰:「益哉!」帝曰:「俞,咨!益,汝作朕虞。」益拜稽首,讓于朱虎、熊羆。帝曰:「俞,往哉!汝諧。」

帝曰:「咨!四岳,有能典朕三禮?」僉曰:「伯夷!」帝曰:「俞,咨!伯,汝作秩宗。夙夜惟寅,直哉惟清。」伯拜稽首,讓于夔、龍。帝曰:「俞,往,欽哉!」

帝曰:「夔!命汝典樂,教冑子,直而溫,寬而栗,剛而無虐,簡而無傲。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克諧,無相奪倫,神人以和。」夔曰:「於!予擊石拊石,百獸率舞。」

帝曰:「龍,朕堲讒說殄行,震驚朕師。命汝作納言,夙夜出納朕命,惟允!」

帝曰:「咨!汝二十有二人,欽哉!惟時亮天功。」

三載考績,三考,黜陟幽明,庶績咸熙。分北三苗。

舜生三十徵庸三十,在位五十載,陟方乃死。

帝釐下土,方設居方,別生分類。作《汨作》、《九共》九篇、《槀飫》。

大禹謨

皋陶矢厥謨,禹成厥功,帝舜申之。作《大禹》、《皋陶謨》、《益稷》。

曰若稽古,大禹曰文命。敷於四海,祗承于帝。曰:「后克艱厥后,臣克艱厥臣,政乃乂,黎民敏德。」
帝曰:「俞!允若茲,嘉言罔攸伏,野無遺賢,萬邦咸寧。稽于眾,舍己從人,不虐無告,不廢困窮,惟帝時克。」
益曰:「都,帝德廣運,乃聖乃神,乃武乃文。皇天眷命,奄有四海為天下君。」
禹曰:「惠迪吉,從逆凶,惟影響。」
益曰:「吁!戒哉!儆戒無虞,罔失法度。罔遊于逸,罔淫于樂。任賢勿貳,去邪勿疑。疑謀勿成,百志惟熙。罔違道以干百姓之譽,罔咈百姓以從己之欲。無怠無荒,四夷來王。」
禹曰:「於!帝念哉!德惟善政,政在養民。水、火、金、木、土、穀,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九功惟敘,九敘惟歌。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勸之以九歌俾勿壞。」
帝曰:「俞!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萬世永賴,時乃功。」
帝曰:「格,汝禹!朕宅帝位三十有三載,耄期倦于勤。汝惟不怠,總朕師。」
禹曰:「朕德罔克,民不依。皋陶邁種德,德乃降,黎民懷之。帝念哉!念茲在茲,釋茲在茲,名言茲在茲,允出茲在茲,惟帝念功。」
帝曰:「皋陶,惟茲臣庶,罔或干予正。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期于予治,刑期于無刑,民協于中,時乃功,懋哉。」
皋陶曰:「帝德罔愆,臨下以簡,御眾以寬;罰弗及嗣,賞延于世。宥過無大,刑故無小;罪疑惟輕,功疑惟重;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好生之德,洽于民心,茲用不犯于有司。」
帝曰:「俾予從欲以治,四方風動,惟乃之休。」
帝曰:「來,禹!降水儆予,成允成功,惟汝賢。克勤于邦,克儉于家,不自滿假,惟汝賢。汝惟不矜,天下莫與汝爭能。汝惟不伐,天下莫與汝爭功。予懋乃德,嘉乃丕績,天之歷數在汝躬,汝終陟元后。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無稽之言勿聽,弗詢之謀勿庸。可愛非君?可畏非民?眾非元后,何戴?后非眾,罔與守邦?欽哉!慎乃有位,敬修其可願,四海困窮,天祿永終。惟口出好興戎,朕言不再。」
禹曰:「枚卜功臣,惟吉之從。」
帝曰:「禹!官占惟先蔽志,昆命于元龜。朕志先定,詢謀僉同,鬼神其依,龜筮協從,卜不習吉。」禹拜稽首,固辭。
帝曰:「毋!惟汝諧。」
正月朔旦,受命于神宗,率百官若帝之初。
帝曰:「咨,禹!惟時有苗弗率,汝徂征。」
禹乃會群后,誓于師曰;「濟濟有眾,咸聽朕命。蠢茲有苗,昏迷不恭,侮慢自賢,反道敗德,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民棄不保,天降之咎,肆予以爾眾士,奉辭伐罪。爾尚一乃心力,其克有勳。」
三旬,苗民逆命。益贊于禹曰:「惟德動天,無遠弗屆。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帝初于歷山,往于田,日號泣于旻天,于父母,負罪引慝。祗載見瞽瞍,夔夔齋慄,瞽亦允若。至諴感神,矧茲有苗。」
禹拜昌言曰:「俞!」班師振旅。帝乃誕敷文德,舞干羽于兩階,七旬有苗格。

皐陶謨

曰若稽古。皋陶曰:「允迪厥德,謨明弼諧。」
禹曰:「俞!如何?」
皋陶曰:「都!慎厥身,修思永。惇敘九族,庶明勵翼,邇可遠,在茲。」
禹拜昌言曰:「俞!」
皋陶曰:「都!在知人,在安民。」
禹曰:「吁!咸若時,惟帝其難之。知人則哲,能官人安民則惠。黎民懷之,能哲而惠,何憂乎驩兜?何遷乎有苗?何畏乎巧言令色孔壬?」
皋陶曰:「都!亦行有九德,亦言其人有德,乃言曰,載采采。」
禹曰:「何?」
皋陶曰:「寬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亂而敬,擾而毅,直而溫,簡而廉,剛而塞,彊而義,彰厥有常。吉哉!日宣三德,夙夜浚明有家。日嚴祗敬六德,亮采有邦,翕受敷施。九德咸事,俊乂在官。百僚師師,百工惟時。撫于五辰,庶績其凝。無教逸欲。有邦兢兢業業,一日二日萬幾。無曠庶官,天工人其代之。天敘有典,勑我五典五惇哉!天秩有禮,自我五禮有庸哉!同寅協恭和衷哉!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天討有罪,五刑五用哉!政事懋哉懋哉!天聰明,自我民聰明,天明畏自我民明威。達于上下,敬哉有土。」
皋陶曰:「朕言惠,可厎行。」
禹曰:「俞!乃言厎可績。」
皋陶曰:「予未有知,思曰贊贊襄哉!」

益稷

帝曰:「來,禹!汝亦昌言。」禹拜曰:「都!帝,予何言?予思日孜孜。」皋陶曰:「吁!如何?」禹曰:「洪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昏墊。予乘四載,隨山刊木,暨益奏庶鮮食。予決九川,距四海,濬畎澮距川;暨稷播,奏庶艱食鮮食。懋遷有無,化居。烝民乃粒,萬邦作乂。」皋陶曰:「俞!師汝昌言。」
禹曰:「都!帝,慎乃在位。」帝曰:「俞!禹曰:「安汝止,惟幾惟康。其弼直,惟動丕應。徯志以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
帝曰:「吁!臣哉鄰哉!鄰哉臣哉!」禹曰:「俞!」
帝曰:「臣作朕股肱耳目。予欲左右有民,汝翼。予欲宣力四方,汝為。予欲觀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龍、華蟲作會;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絺繡,以五采彰施于五色,作服,汝明。予欲聞六律五聲八音,在治忽,以出納五言,汝聽。予違,汝弼,汝無面從,退有後言。欽四鄰!庶頑讒說,若不在時,侯以明之,撻以記之,書用識哉,欲並生哉!工以納言,時而颺之,格則承之庸之,否則威之。」
禹曰:「俞哉!帝光天之下,至于海隅蒼生,萬邦黎獻,共惟帝臣,惟帝時舉。敷納以言,明庶以功,車服以庸。誰敢不讓,敢不敬應?帝不時敷,同,日奏,罔功。」
帝曰:「無若丹朱傲,惟慢遊是好,傲虐是作。罔晝夜頟頟,罔水行舟。朋淫于家,用殄厥世。予創若時,娶于塗山,辛壬癸甲。啟呱呱而泣,予弗子,惟荒度土功。弼成五服,至于五千。州十有二師,外薄四海,咸建五長,各迪有功,苗頑弗即工,帝其念哉!」帝曰:「迪朕德,時乃功,惟敘。」皋陶方祗厥敘,方施象刑,惟明。
夔曰:「戛擊鳴球、搏拊、琴、瑟、以詠。」祖考來格,虞賓在位,群后德讓。下管鼗鼓,合止柷敔,笙鏞以閒。鳥獸蹌蹌;《簫韶》九成,鳳皇來儀。夔曰:「於!予擊石拊石,百獸率舞,庶尹允諧。」
帝庸作歌,曰:「勑天之命,惟時惟幾。」乃歌曰:「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皋陶拜手稽首颺言曰:「念哉!率作興事,慎乃憲,欽哉!屢省乃成,欽哉!」乃賡載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又歌曰:「元首叢脞哉,股肱惰哉,萬事墮哉!」帝拜曰:「俞,往欽哉!」

夏書

禹貢

禹別九州隨山濬川。任土作《貢》。
禹敷土,隨山刊木,奠高山大川。
冀州:既載壺口,治梁及岐。既修太原,至于岳陽;覃懷厎績,至于衡漳。厥土惟白壤,厥賦惟上上錯,厥田惟中中。恆、衛既從,大陸既作。島夷皮服,夾右碣石入于河。
濟河惟兗州。九河既道,雷夏既澤,灉、沮會同。桑土既蠶,是降丘宅土。厥土黑墳,厥草惟繇,厥木惟條。厥田惟中下,厥賦貞,作十有三載乃同。厥貢漆絲,厥篚織文。浮于濟、漯,達于河。
海岱惟青州。嵎夷既略,濰、淄其道。厥土白墳,海濱廣斥。厥田惟上下,厥賦中上。厥貢鹽絺,海物惟錯。岱畎絲、枲、鉛、松、怪石。萊夷作牧。厥篚檿絲。浮于汶,達于濟。
海、岱及淮惟徐州。淮、沂其乂,蒙、羽其藝,大野既豬,東原厎平。厥土赤埴墳,草木漸包。厥田惟上中,厥賦中中。厥貢惟土五色,羽畎夏翟,嶧陽孤桐,泗濱浮磬,淮夷蠙珠暨魚。厥篚玄纖、縞。浮于淮、泗,達于河。
淮海惟揚州。彭蠡既豬,陽鳥攸居。三江既入,震澤厎定。篠、簜既敷,厥草惟夭,厥木惟喬。厥土惟塗泥。厥田唯下下,厥賦下上,上錯。厥貢惟金三品,瑤、琨、篠、簜、齒、革、羽、毛惟木。鳥夷卉服。厥篚織貝,厥包橘柚,錫貢。沿于江、海,達于淮、泗。
荊及衡陽惟荊州。江、漢朝宗于海,九江孔殷,沱、潛既道,雲土、夢作乂。厥土惟塗泥,厥田惟下中,厥賦上下。厥貢羽、毛、齒、革惟金三品,杶、榦、栝、柏,礪、砥、砮、丹,惟菌、簵、楛;三邦厎貢厥名。包匭菁茅,厥篚玄纁璣組,九江納錫大龜。浮于江、沱、潛、漢,逾于洛,至于南河。
荊河惟豫州。伊、洛、瀍、澗既入于河,滎波既豬。導菏澤,被孟豬。厥土惟壤,下土墳壚。厥田惟中上,厥賦錯上中。厥貢漆、枲,絺、紵,厥篚纖、纊,錫貢磬錯。浮于洛,達于河。
華陽、黑水惟梁州。岷、嶓既藝,沱、潛既道。蔡、蒙旅平,和夷厎績。厥土青黎,厥田惟下上,厥賦下中,三錯。厥貢璆、鐵、銀、鏤、砮磬、熊、羆、狐、狸、織皮,西傾因桓是來,浮于潛,逾于沔,入于渭,亂于河。
黑水、西河惟雍州。弱水既西,涇屬渭汭,漆沮既從,灃水攸同。荊、岐既旅,終南、惇物,至于鳥鼠。原隰厎績,至于豬野。三危既宅,三苗丕敘。厥土惟黃壤,厥田惟上上,厥賦中下。厥貢惟球、琳、琅玕。浮于積石,至于龍門、西河,會于渭汭。織皮崐崘、析支、渠搜,西戎即敘。
導岍及岐,至于荊山,逾于河;壺口、雷首至于太岳;厎柱、析城至于王屋;太行、恆山至于碣石,入于海。
西傾、朱圉、鳥鼠至于太華;熊耳、外方、桐柏至于陪尾。
導嶓冢,至于荊山;內方,至于大別。
岷山之陽,至于衡山,過九江,至于敷淺原。
導弱水,至于合黎,餘波入于流沙。
導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
導河、積石,至于龍門;南至于華陰,東至于厎柱,又東至于孟津,東過洛汭,至于大伾;北過降水,至于大陸;又北,播為九河,同為逆河,入于海。
嶓冢導漾,東流為漢,又東,為滄浪之水,過三澨,至于大別,南入于江。東,匯澤為彭蠡,東,為北江,入于海。
岷山導江,東別為沱,又東至于澧;過九江,至于東陵,東迆北,會于匯;東為中江,入于海。
導沇水,東流為濟,入于河,溢為滎;東出于陶丘北,又東至于菏,又東北,會于汶,又北,東入于海。
導淮自桐柏,東會于泗、沂,東入于海。
導渭自鳥鼠同穴,東會于灃,又東會于涇,又東過漆沮,入于河。
導洛自熊耳,東北,會于澗、瀍;又東,會于伊,又東北,入于河。
九州攸同,四隩既宅,九山刊旅,九川滌源,九澤既陂,四海會同。六府孔修,庶土交正,厎慎財賦,咸則三壤成賦。中邦錫土、姓,祗台德先,不距朕行。
五百里甸服:百里賦納總,二百里納銍,三百里納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
五百里侯服:百里采,二百里男邦,三百里諸侯。
五百里綏服:三百里揆文教,二百里奮武衛。
五百里要服:三百里夷,二百里蔡。
五百里荒服:三百里蠻,二百里流。
東漸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聲教訖于四海。禹錫玄圭,告厥成功。

甘誓

啟與有扈戰于甘之野,作《甘誓》。

大戰于甘,乃召六卿。王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棄三正,天用勦絕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罰。左不攻于左,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馬之正,汝不恭命。用命,賞于祖;弗用命,戮于社。予則孥戮汝。」

五子之歌

太康失邦,昆弟五人須于洛汭。作《五子之歌》。

太康尸位以逸豫滅厥德,黎民咸貳。乃盤遊無度,畋于有洛之表,十旬弗反。「有窮后羿」,因民弗忍,距于河。厥弟五人,御其母以從,徯于洛之汭。五子咸怨,述大禹之戒以作歌。

其一曰:「皇祖有訓。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寧。予視天下。愚夫愚婦,一能勝予。一人三失,怨豈在明?不見是圖。予臨兆民,懍乎若朽索之馭六馬。為人上者,柰何不敬!」

其二曰:「訓有之,內作色荒。外作禽荒。甘酒嗜音,峻宇彫牆;有一于此,未或不亡。」

其三曰:「惟彼陶唐,有此冀方。今失厥道,亂其紀綱,乃厎滅亡。」

其四曰:「明明我祖,萬邦之君。有典有則,貽厥子孫。關石和鈞,王府則有。荒墜厥緒,覆宗絕祀。」

其五曰:「嗚呼曷歸!予懷之悲。萬姓仇予,予將疇依?鬱陶乎予心,顏厚有忸怩。弗慎厥德,雖悔可追。」

胤征

羲和湎淫,廢時亂日,胤往征之。作《胤征》。

惟仲康肇位四海,胤侯命掌六師,羲和廢厥職,酒荒于厥邑,胤后承王命徂征。告于眾曰:嗟予有眾!「聖有謨訓。明徵定保。」先王克謹天戒,臣人克有常憲,百官修輔厥后,惟明明。每歲孟春,「遒人以木鐸徇于路,官師相規,工執藝事以諫。」其或不恭,邦有常刑,惟時羲和,顛覆厥德,沈亂于酒。畔(宮)〔官〕離次,俶擾天紀,遐棄厥司。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瞽奏鼓,嗇夫馳,庶人走。」羲和尸厥官,罔聞知,昏迷于天象,以干先王之誅。政典曰:「先時者殺無赦,不及時者殺無赦。」今予以爾有眾,奉將天罰。爾眾士同力王室,尚弼予,欽承天子威命。火炎崑岡,玉石俱焚。天吏逸德,烈于猛火。殲厥渠魁,脅從罔治,舊染汙俗,咸與惟新。嗚呼!「威克厥愛,允濟。」愛克厥威,允罔功。其爾眾士,懋戒哉!

自契至于成湯八遷,湯始居亳,從先王居。作《帝告》《釐沃》。

湯征諸侯,葛伯不祀,湯始征之。作《湯征》。

伊尹去亳適夏,既醜有夏,復歸于亳。入自北門,乃遇汝鳩汝方。作《汝鳩》《汝方》。

商書

湯誓

伊尹相湯伐桀,升自陑,遂與桀戰于鳴條之野。作《湯誓》。

王曰:「格爾眾庶,悉聽朕言!非台小子敢行稱亂;有夏多罪,天命殛之。今爾有眾,汝曰:『我后不恤我眾,舍我穡事而割正(夏)?』予惟聞汝眾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汝其曰:『夏罪、其如台?』夏王率遏眾力,率割夏邑。有眾率怠弗協。曰:『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夏德若茲,今朕必往。爾尚輔予一人致天之罰,予其大賚汝。爾無不信,朕不食言。爾不從誓言,予則孥戮汝,罔有攸赦。」

湯既勝夏。欲遷其社不可。作《夏社》、《疑至》、《臣扈》。

夏師敗績,湯遂從之,遂伐三朡,俘厥寶玉。誼伯、仲伯作《典寶》。

仲虺之誥

成湯放桀于南巢,惟有慚德,曰:「予恐來世以台為口實。」仲虺乃作誥,曰:「嗚呼!惟天生民有欲,無主乃亂;惟天生聰明時乂,有夏昬德,民墜涂炭,天乃錫王勇智,表正萬邦,纘禹舊服。茲率厥典,奉若天命。

「夏王有罪,矯誣上天,以布命于下;帝用不臧,式商受命,用爽厥師;簡賢附勢,寔繁有徒;肇我邦于有夏,若苗之有莠,若粟之有秕;小大戰戰,罔不懼于非辜,矧予之德言足聽聞;惟王不邇聲色,不殖貨利。德懋懋官,功懋懋賞,用人惟己,改過不吝,克寬克仁,彰信兆民。

「乃葛伯仇餉,初征自葛,東征西夷怨,南征北狄怨;曰:『奚獨後予。』攸徂之民,室家相慶,曰:『徯予后,后來其蘇。』民之戴商,厥惟舊哉,佑賢輔德,顯忠遂良,兼弱攻昧,取亂侮亡,推亡固存,邦乃其昌。德日新,萬邦惟懷;志自滿,九族乃離。

「王懋昭大德,建中于民,以義制事,以禮制心,垂裕後昆。予聞曰:『能自得師者王,謂人莫己若者亡。』好問則裕,自用則小。嗚呼!慎厥終,惟其始;殖有禮,覆昬暴。欽崇天道,永保天命。」

湯誥

伪古文尚书

湯既黜夏命,復歸于亳,作《湯誥》。

王歸自克夏,至于亳,誕告萬方。王曰:「嗟爾萬方有眾,明聽予一人誥!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恒性,克綏厥猷惟後,夏王滅德作威,以敷虐于爾萬方百姓,爾萬方百姓罹其兇害,弗忍荼毒。并告無辜于上下神只。天道福善禍淫,降災于夏,以彰厥罪;肆臺小子,將天命明威,不敢赦,敢用玄牡,敢昭告于上天神後,請罪有夏。

「聿求元聖,與之戮力,以與爾有眾請命。上天孚佑下民,罪人黜伏,天命弗僭,賁若草木,兆民允殖。俾予一人,輯寧爾邦家,茲朕未知獲戾于上下。栗栗危懼,若將隕于深淵。凡我造邦,無從匪彝,無即慆淫。各守爾典,以承天休。爾有善,朕弗敢蔽,罪當朕躬,弗敢自赦。惟簡在上帝之心。其爾萬方有罪,在予一人。予一人有罪,無以爾萬方。嗚呼!尚克時忱,乃亦有終。」

咎單作《明居》。

真古文尚书

维三月,王自至于东郊。告诸侯群后:“毋不有功于民,勤力乃事。予乃大罚殛女,毋予怨。”曰:“古禹、皋陶久劳于外,其有功乎民,民乃有安。东为江,北为济,西为河,南为淮,四渎已修,万民乃有居。后稷降播,农殖百谷。三公咸有功于民,故后有立。昔蚩尤与其大夫作乱百姓,帝乃弗予,有状。先王言不可不勉。”曰:“不道,毋之在国,女毋我怨。”

伊訓

惟元祀,十有二月,乙丑,伊尹祠于先王。奉嗣王祗見厥祖。侯甸群後咸在。百官總己以聽冢宰。伊尹乃明言烈祖之成德,以訓于王,曰:「嗚呼!古有夏先后,方懋厥德,罔有天災。山川鬼神,亦莫不寧,暨鳥獸魚鱉咸若。于其子孫弗率,皇天降災,假手于我有命。造攻自鳴條,朕哉自亳。惟我商王,布昭聖武,代虐以寬,兆民允懷。

「今王嗣厥德,罔不在初。立愛惟親,立敬惟長,始于家邦,終于四海。嗚呼!先王肇修人紀,從諫弗咈,先民時若;居上克明,為下克忠;與人不求備,檢身若不及,以至于有萬邦,茲惟艱哉!敷求哲人,俾輔于爾後嗣。制官刑,儆于有位。曰:『敢有恒舞于宮、酣歌于室,時謂巫風;敢有殉于貨色、恒于游畋,時謂淫風;敢有侮聖言、逆忠直、遠耆德、比頑童,時謂亂風。』惟茲三風十愆,卿士有一于身,家必喪;邦君有一于身,國必亡。臣下不匡,其刑墨,具訓于蒙士。

「鳴呼!嗣王祗厥身,念哉!聖謨洋洋,嘉言孔彰。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爾惟德罔小,萬邦惟慶;爾惟不德罔大,墜厥宗。」

太甲上

太甲既立,不明,伊尹放諸桐。三年復歸于亳,思庸,伊尹作《太甲》三篇。
惟嗣王不惠于阿衡,伊尹作書曰:「先王顧諟天之明命,以承上下神祇。社稷宗廟,罔不祗肅。天監厥德,用集大命,撫綏萬方。惟尹躬克左右厥辟,宅師,肆嗣王丕承基緒。惟尹躬先見于西邑夏,自周有終。相亦惟終;其後嗣王罔克有終,相亦罔終,嗣王戒哉!祗爾厥辟,辟不辟,忝厥祖。」
王惟庸罔念聞。伊尹乃言曰:「先王昧爽丕顯,坐以待旦。旁求俊彥,啟迪後人,無越厥命以自覆。慎乃儉德,惟懷永圖。若虞機張,往省括于度則釋。欽厥止,率乃祖攸行,惟朕以懌,萬世有辭。」
王未克變。伊尹曰:「茲乃不義,習與性成。予弗狎于弗順,營于桐宮,密邇先王其訓,無俾世迷。王徂桐宮居憂,克終允德。」

太甲中

惟三祀十有二月朔,伊尹以冕服奉嗣王歸于亳,作書曰:「民非后,罔克胥匡以生;后非民,罔以辟四方。皇天眷佑有商,俾嗣王克終厥德,實萬世無疆之休。」
王拜手稽首曰:「予小子不明于德,自厎不類。欲敗度,縱敗禮,以速戾于厥躬。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既往背師保之訓,弗克于厥初,尚賴匡救之德,圖惟厥終。」
伊尹拜手稽首曰:「修厥身,允德協于下,惟明后。先王子惠困窮,民服厥命,罔有不悅。並其有邦厥鄰,乃曰:『徯我后,后來無罰。』王懋乃德,視乃厥祖,無時豫怠。奉先思孝,接下思恭。視遠惟明;聽德惟聰。朕承王之休無斁。」

太甲下

伊尹申誥于王曰:「嗚呼!惟天無親,克敬惟親,民罔常懷,懷于有仁;鬼神無常享,享于克誠;天位艱哉!德惟治,否德亂;與治同道,罔不興!與亂同事,罔不亡!終始慎厥與,惟明明後;先王惟時懋敬厥德,克配上帝。今王嗣有令緒,尚監茲哉!若升高必自下,若陟遐必自邇;無輕民事惟難,無安厥位惟危,慎終于始。有言逆于汝心,必求諸道;有言遜于汝志,必求諸非道。嗚呼!弗慮胡獲,弗為胡成,一人元良,萬邦以貞,君罔以辯言亂舊政,臣罔以寵利居成功。邦其永孚于休!」

咸有一德

伊尹作《咸有一德》。
伊尹既復政厥辟,將告歸,乃陳戒于德。曰:「嗚呼!天難諶,命靡常。常厥德,保厥位。厥德匪常,九有以亡。夏王弗克庸德,慢神虐民。皇天弗保,監于萬方,啟迪有命,眷求一德,俾作神主。惟尹躬暨湯,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受天明命,以有九有之師,爰革夏正。非天私我有商,惟天祐于一德;非商求于下民,惟民歸于一德。德惟一,動罔不吉;德二三,動罔不凶。惟吉凶不僭在人,惟天降災祥在德。今嗣王新服厥命,惟新厥德。終始惟一,時乃日新。任官惟賢材,左右惟其人。臣為上為德,為下為民。其難其慎,惟和惟一。德無常師,主善為師。善無常主,協于克一。俾萬姓咸曰:『大哉王言。』又曰:『一哉王心』。克綏先王之祿,永厎烝民之生。嗚呼!七世之廟,可以觀德。萬夫之長,可以觀政。后非民罔使;民非后罔事。無自廣以狹人,匹夫匹婦,不獲自盡,民主罔與成厥功。」
沃丁既葬伊尹于亳,咎單遂訓伊尹事,作《沃丁》。
伊陟相大戊,亳有祥桑谷共生于朝。伊陟贊于巫咸,作《咸乂》四篇。
太戊贊于伊陟,作《伊陟》、《原命》。
仲丁遷于囂,作《仲丁》。
河但甲居相,作《河但甲》。
祖乙圯于耿,作《祖乙》。

盤庚上

盤庚遷于殷,民不適有居。率吁眾戚出矢言。曰:「我王來,既爰宅于茲;重我民,無盡劉。不能胥匡以生;卜稽曰其如臺?先王有服,恪謹天命;茲猶不常寧,不常厥邑,于今五邦。今不承于古,罔知天之斷命,矧曰其克從先王之烈?若顛木之有由蘗,天其永我命于茲新邑,紹復先王之大業,厎綏四方。」

盤庚教于民,由乃在位,以常舊服,正法度。曰:「無或敢伏小人之攸箴!」王命眾,悉至于庭。王若曰:「格汝眾。予告汝訓:汝猷黜乃心,無傲從康。古我先王,亦惟圖任舊人共政。王播告之,修不匿厥指,王用丕欽;罔有逸言,民用丕變。今汝聒聒,起信險膚,予弗知乃所訟。

「非予自荒茲德,惟汝含德,不惕予一人。予若觀火。予亦拙謀,作乃逸。若網在綱,有條而不紊;若農服田力穡,乃亦有秋。汝克黜乃心,施實德于民,至于婚友;丕乃敢大言,汝有積德。乃不畏戎毒于遠邇;惰農自安,不昏作勞,不服田畝,越其罔有黍稷。汝不和吉言于百姓,惟汝自生毒;乃敗禍奸宄,以自災于厥身。乃既先惡于民,乃奉其恫,汝悔身何及!相時憸民,猶胥顧于箴言;其發有逸口,矧予制乃短長之命?汝曷弗告朕,而胥動以浮言,恐沈于眾?若火之燎于原,不可向邇,其猶可撲滅。則惟汝眾自作弗靖,非予有咎。

「遲任有言曰:『人惟求舊;器非求舊,惟新。』古我先王,暨乃祖乃父,胥及逸勤;予敢動用非罰?世選爾勞,予不掩爾善。茲予大享于先王,爾祖其從與享之。作福作災,予亦不敢動用非德。予告汝于難;若射之有志。汝無侮老成人,無弱孤有幼。各長于厥居,勉出乃力,聽予一人之作猷。無有遠邇,用罪伐厥死,用德彰厥善。邦之臧,惟汝眾;邦之不臧,惟予一人有佚罰。凡爾眾,其惟致告:自今至于後日,各恭爾事,齊乃位,度乃口。罰及爾身,弗可悔。」

盤庚中

盤庚作,惟涉河以民遷,乃話民之弗率,誕告用亶。其有眾咸造,勿褻在王庭。盤庚乃登進厥民。曰:「明聽朕言,無荒失朕命。嗚呼!古我前后,罔不惟民之承保,后胥戚;鮮以不浮于天時。殷降大虐,先王不懷;厥攸作,視民利用遷。汝曷弗念我古后之聞?承汝俾汝,惟喜康共;非汝有咎,比于罰。予若籲懷茲新邑,亦惟汝故,以丕從厥志。

「今予將試以汝遷,安定厥邦。汝不憂朕心之攸困,乃咸大不宣乃心,欽念以忱;動予一人。爾惟自鞠自苦:若乘舟,汝弗濟,臭厥載。爾忱不屬,惟胥以沈。不其或稽,自怒曷瘳?汝不謀長,以思乃災;汝誕勸憂。今其有今罔後,汝何生在上?今予命汝一,無起穢以自臭,恐人倚乃身、迂乃心。予迓續乃命于天;予豈汝威?用奉畜汝眾。予念我先神后之勞爾先;予丕克羞爾,用懷爾然。失于政,陳于茲,高后丕乃崇降罪疾;曰:『曷虐朕民!』汝萬民乃不生生,暨予一人猷同心,先后丕降與汝罪疾;曰:『曷不暨朕幼孫有比!』故有爽德,自上其罰汝,汝罔能迪。

「古我先后,既勞乃祖乃父,汝共作我畜民。汝有戕則在乃心,我先后綏乃祖乃父;乃祖乃父,乃斷棄汝,不救乃死。茲予有亂政同位,具乃貝玉。乃祖乃父,丕乃告我高后曰:『作丕刑于朕孫。』迪高后丕乃崇降弗祥。嗚呼!今予告汝不易:永敬大恤,無胥絕遠;汝分、猷念以相從,各設中于乃心。乃有不吉不迪,顛越不恭,暫遇奸宄;我乃劓殄滅之,無遺育,無俾易種于茲新邑。往哉生生!今予將試以汝遷,永建乃家。」

盤庚下

盤庚既遷,奠厥攸居。乃正厥位,綏爰有眾。曰:「無戲怠,懋建大命。今予其敷心腹腎腸,歷告爾百姓于朕志。罔罪爾眾;爾無共怒,協比讒言予一人。古我先王,將多于前功,適于山。用降我兇,德嘉績于朕邦。今我民用蕩析離居,罔有定極。爾謂朕:『曷震動萬民以遷?』肆上帝將復我高祖之德,亂越我家。朕及篤敬,恭承民命,用永地于新邑。肆予沖人,非廢厥謀,吊由靈。各非敢違卜,用宏茲賁。嗚呼!邦伯、師長、百執事之人,尚皆隱哉。予其懋簡相爾,念敬我眾。朕不肩好貨;敢恭生生,鞠人、謀人之保居,敘欽。今我既羞告爾于朕志,若否,罔有弗欽。無總于貨寶,生生自庸。式敷民德,永肩一心。」

說命上(僞)

王宅憂亮,陰三祀。既免喪,其惟弗言。群臣咸諫于王,曰:「嗚呼!知之曰明哲,明哲實作則。天子惟君萬邦,百官承式。」王言惟作命,不言,臣下罔攸稟令。王庸作書以誥曰:「以臺正于四方,惟恐德弗類,茲故弗言。恭默思道,夢帝賚予良弼,其代予言。」

乃審厥象,俾以形旁求于天下。說筑傅巖之野,惟肖。爰立作相,王置諸其左右。命之曰:「朝夕納誨,以輔臺德。若金,用汝作礪;若濟巨川,用汝作舟楫;若歲大旱,用汝作霖雨。啟乃心,沃朕心,若藥弗瞑眩,厥疾弗瘳。若跣弗視地,厥足用傷。惟暨乃僚,罔不同心,以匡乃辟。俾率先王,迪我高后,以康兆民。嗚呼!欽予時命,其惟有終。」說復于王曰:「惟木從繩則正,后從諫則聖。后克聖,臣不命其承,疇敢不祗若王之休命!」

說命中(僞)

惟說命總百官,乃進於王,曰:「嗚呼!明王奉若天道,建邦設都,樹后王君公,承以大夫師長。不惟逸豫,惟以亂民。惟天聰明,惟聖時憲,惟臣欽若,惟民從乂;惟口起羞,惟甲胄起戎;惟衣裳在笥,惟干戈省厥躬。王惟戒茲,允茲克明,乃罔不休。

「惟治亂在庶官;官不及私昵,惟其能。爵罔及惡德,惟其賢。慮善以動,動惟厥時。有其善,喪厥善;矜其能,喪厥功。惟事事乃其有備,有備無患。無啟寵納侮,無恥過作非。惟厥攸居,政事惟醇。黷于祭祀,時謂弗欽;禮煩則亂,事神則難。」王曰:「旨哉!說乃言惟服。乃不良于言,予罔聞于行。」說拜稽首,曰:「非知之艱,行之惟艱。王忱不艱,允協于先王成德。惟說不言,有厥咎。」

說命下(僞)

王曰:「來!汝說。臺小子舊學于甘盤,既乃遯于荒野,入宅于河。自河徂亳,暨厥終罔顯。爾惟訓于朕志。若作酒醴,爾惟麴糵;若作和羹,爾惟鹽梅。爾交修予,罔予棄,予惟克邁乃訓。」

說曰:「王!人求多聞,時惟建事。學于古訓,乃有獲。事不師古,以克永世–匪說攸聞。惟學遜志,務時敏,厥修乃來。允懷于茲,道積于厥躬。惟教學半,念終始典于學,厥德修罔覺。監于先王成憲,其永無愆。惟說式克欽承,旁招俊乂,列于庶位。」

王曰:「嗚呼!說!四海之內,咸仰朕德,時乃風。股肱惟人,良臣惟聖。昔先正保衡,作我先王,乃曰:『予弗克俾厥後惟堯、舜,其心愧恥,若撻于市。』一夫不獲,則曰:『時予之辜!』佑我烈祖,格于皇天。爾尚明保予,罔俾阿衡,專美有商。為后非賢不乂,惟賢非后不食。其爾克紹乃辟于先王,永綏民!」說拜稽首,曰:「敢對揚天子之休命!」

高宗肜日

高宗肜日,越有雊雉。祖己曰:「惟先格王,正厥事。」乃訓于王曰:「惟天監下民,典厥義。降年有永有不永;非天夭民,民中絕命。民有不若德,不聽罪;天既孚命正厥德,乃曰:『其如臺?』嗚呼!王司敬民;罔非天胤,典祀無豐于昵。」

西伯戡黎

西伯既戡黎,祖伊恐,奔告于王。曰:「天子!天既訖我殷命;格人元龜,罔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惟王淫戲用自絕。故天棄我;不有康食,不虞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弗欲喪,曰:『天曷不降威?大命不摯。』今王其如臺!」王曰:「嗚呼!我生不有命在天?」祖伊反曰:「嗚呼!乃罪多參在上,乃能責命于天!殷之即喪,指乃功;不無戮于爾邦。」

微子

微子若曰:「父師、少師,殷其弗或亂正四方。我祖厎遂陳于上;我用沈酗于酒,用亂敗厥德于下。殷罔不小大,好草竊奸宄,卿士師師非度,凡有辜罪,乃罔恒獲。小民方興,相為敵讎。今殷其淪喪,若涉大水,其無津涯。殷遂喪,越至于今。」

曰:「父師、少師,我其發出狂?吾家耄遜于荒?今爾無指告予,顛隮若之何其?」父師若曰:「王子!天毒降災荒殷邦,方興沈酗于酒。乃罔畏畏,咈其耇長、舊有位人。今殷民,乃攘竊神只之犧牷牲,用以容,將食無災。降監殷民,用乂;讎斂,召敵讎不怠。罪合于一,多瘠罔詔。商今其有災,我興受其敗。商其淪喪,我罔為臣仆。詔王子出迪,我舊云刻子;王子弗出,我乃顛隮。自靖,人自獻于先王,我不顧行遯。」

周書

泰誓上

惟十有三年,春,大會于孟津。王曰:「嗟我友邦冢君,越我御事庶士,明聽誓。惟天地,萬物父母;惟人,萬物之靈。亶聰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災下民,沈緬冒色,敢行暴虐。罪人以族,官人以世。惟宮室、臺榭、陂池、侈服,以殘害于爾萬姓。焚炙忠良,刳剔孕婦。

「皇天震怒,命我文考,肅將天威,大勛未集。肆予小子發,以爾友邦冢君,觀政于商,惟受罔有悛心,乃夷居,弗事上帝神祗,遺厥先宗廟弗祀。犧牲粢盛,既于兇盜。乃曰:『吾有民有命,罔懲其侮。』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師。惟其克相上帝,寵綏四方。有罪無罪,予曷敢有越厥志?同力度德,同德度義,受有臣億萬,惟億萬心。予有臣三千,惟一心。商罪貫盈,天命誅之,予弗順天,厥罪惟鈞。予小子夙夜祗懼,受命文考,類于上帝,宜于冢土,以爾有眾,厎天之罰。天矜于民,民之所欲,天必從之。爾尚弼予一人,永清四海。時哉!弗可失。」

泰誓中

惟戊午,王次于河朔。群后以師畢會。王乃徇師而誓,曰:「嗚呼!西土有眾,咸聽朕言。我聞:吉人為善,惟日不足;兇人為不善,亦惟日不足。今商王受,力行無度,播棄犁老,昵比罪人。淫酗肆虐,臣下化之。朋家作仇,脅權相滅,無辜籲天,穢德彰聞。惟天惠民,惟辟奉天。有夏桀,弗克若天,流毒下國,天乃佑命成湯,降黜夏命。惟受罪浮于桀,剝喪元良,賊虐諫輔,謂己有天命,謂敬不足行,謂祭無益,謂暴無傷,厥監惟不遠,在彼夏王。

「天其以予乂民,朕夢協朕卜,襲于休祥,戎商必克,受有億兆夷人,離心離德,予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雖有周親,不如仁人。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百姓有過,在予一人。今朕必往,我武惟揚,侵于之疆,取彼兇殘,我伐用張,于湯有光。勖哉夫子,罔或無畏,寧執非敵。百姓檁檁,若崩厥角。嗚呼!乃一德一心,立定厥功,惟克永世。」

泰誓下

時厥明,王乃大巡六師,明誓眾士。王曰:「嗚呼!我西土君子,天有顯道,厥類惟彰。今商王受,狎侮五常,荒怠弗敬。自絕于天,結怨于民,斮朝涉之脛,剖賢人之心。作威殺戮毒痡四海。崇信奸回,放黜師保,屏棄典刑,囚奴正士,郊社不修,宗廟不享,作奇技淫巧以悅婦人。上帝弗順,祝降時喪。爾其孜孜,奉予一人,恭行天罰。古人有言曰:『撫我則後,虐我則讎。』獨夫受,洪惟作威,乃汝世讎。樹德務滋,除惡務本,肆予小子,誕以爾眾士,殄殲乃讎。爾眾士其尚迪果毅,以登乃辟。功多有厚賞,不迪有顯戮。嗚呼!惟我文考,若日月之照臨,光于四方,顯于西土。惟我有周,誕受多方。予克受,非予武,惟朕文考無罪。受克予,非朕文考有罪,惟予小子無良。」

牧誓

時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王左杖黃鉞,右秉白旄以麾,曰:「逖矣西土之人。」王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馬、司空、亞、旅、師氏、千夫長、百夫長及庸、蜀、羌、髳、微、盧、彭、濮人。稱爾戈,比爾干,立爾矛,予其誓。」

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婦言是用。昏棄厥肆祀,弗答;昏棄厥遺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長,是信是使,是以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發,惟恭行天之罰。今日之事,不愆于六步、七步,乃止齊焉。夫子勖哉!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齊焉。勖哉夫子!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羆,于商郊;弗迓克奔,以役西土。勖哉夫子!爾所弗勖,其于爾躬有戮!」

武成

惟一月壬辰,旁死魄,越翼日癸巳,王朝步自周,于征伐商。厥四月哉生明,王來自商至于豐。乃偃武修文。歸馬于華山之陽,放牛于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丁未,祀于周廟,邦甸、侯、衛,駿奔走,執豆籩。越三日庚戌,柴望大告武成。既生魄,庶邦冢君,暨百工,受命于周。王若曰:「嗚呼!群后,惟先王建邦啟土。公劉克篤前烈,至于大王,肇基王跡,王季其勤王家。我文考文王,克成厥勛,誕膺天命,以撫方夏。大邦畏其力,小邦懷其德。惟九年,大統未集。予小子其承厥志。厎商之罪,告于皇天后土,所過名山大川。曰:『惟有道曾孫周王發,將有大正于商。』今商王受無道,暴殄天物,害虐烝民,為天下逋逃主,萃淵藪。予小子既獲仁人,敢祇承上帝,以遏亂略。華夏蠻貊,罔不率俾,恭天成命。肆予東征,綏厥士女。惟其士女,篚厥玄黃,昭我周王。天休震動,用附我大邑周。惟爾有神,尚克相予,以濟兆民,無作神羞。」既戊午,師逾孟津,癸亥,陳于商郊,俟天休命。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會于牧野。罔有敵于我師,前徒倒戈,攻于後以北,血流漂杵。一戎衣,天下大定。乃反商政,政由舊。釋箕子囚,封比干墓,式商容閭。散鹿臺之財,發鉅橋之粟。大賚于四海,而萬姓悅服。列爵惟五,分土惟三。建官惟賢,位事惟能。重民五教。惟食喪祭。惇信明義,崇德報功,垂拱而天下治。

洪範

惟十有三祀,王訪于箕子。王乃言曰:「嗚呼!箕子。惟天陰騭下民,相協厥居,我不知其彝倫攸敘。」

箕子乃言曰:「我聞在昔,鯀堙洪水,汩陳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洪范九疇,彝倫攸斁。鯀則殛死,禹乃嗣興,天乃錫禹洪范九疇,彝倫攸敘。」

「初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農用八政,次四曰協用五紀,次五曰建用皇極,次六曰乂用三德,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徵,次九曰向用五福,威用六極。」

「一、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爰稼穡。潤下作鹹,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

「二、五事: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視,四曰聽,五曰思。貌曰恭,言曰從,視曰明,聽曰聰,思曰睿。恭作肅,從作乂,明作哲,聰作謀,睿作聖。」

「三、八政:一曰食,二曰貨,三曰祀,四曰司空,五曰司徒,六曰司寇,七曰賓,八曰師。」

「四、五紀:一曰歲,二曰月,三曰日,四曰星辰,五曰曆數。」

「五、皇極:皇建其有極,斂時五福,用敷錫厥庶民。惟時厥庶民于汝極,錫汝保極。凡厥庶民,無有淫朋;人無有比德,惟皇作極。凡厥庶民,有猷有為有守,汝則念之。不協于極,不罹于咎;皇則受之。而康而色,曰『予攸好德。』汝則錫之福。時人斯其惟皇之極。無虐煢獨;而畏高明。人之有能有為,使羞其行,而邦其昌。凡厥正人,既富方穀;汝弗能使有好于而家,時人斯其辜。于其無好德,汝雖錫之福,其作汝用咎。無偏無陂,遵王之義;無有作好,遵王之道;無有作惡,遵王之路。無偏無黨,王道蕩蕩;無黨無偏,王道平平;無反無側,王道正直。會其有極,歸其有極。曰皇極之敷言,是彝是訓,于帝其訓。凡厥庶民,極之敷言,是訓是行,以近天子之光。曰天子作民父母,以為天下王。」

「六、三德:一曰正直,二曰剛克,三曰柔克。平康正直,強弗友剛克,燮友柔克;沈潛剛克,高明柔克。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無有作福作威玉食;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于而家、兇于而國。人用側頗僻,民用僭忒。」

「七、稽疑:擇建立卜筮人,乃命卜筮,曰雨,曰霽,曰蒙,曰驛,曰克,曰貞,曰悔。凡七,卜五,占用二,衍忒。立時人作卜筮,三人占,則從二人之言。汝則有大疑,謀及乃心,謀及卿士,謀及庶人,謀及卜筮。汝則從、龜從、筮從、卿士從、庶民從,是之謂大同;身其康強,子孫其逢:吉。汝則從、龜從、筮從、卿士逆、庶民逆:吉。卿士從、龜從、筮從、汝則逆、庶民逆:吉。庶民從、龜從、筮從、汝則逆、卿士逆:吉。汝則從、龜從、筮逆、卿士逆、庶民逆:作內,吉;作外,兇。龜筮共違于人:用靜,吉;用作,兇。」

「八、庶徵:曰雨,曰陽,曰燠,曰寒,曰風,曰時。五者來備,各以其敘,庶草蕃廡。一極備兇,一極無兇。曰休徵:曰肅,時雨若;曰乂,時暘若;曰晰,時燠若;曰謀,時寒若;曰聖,時風若。曰咎徵:曰狂,恒雨若;曰僭,恒暘若;曰豫,恒燠若;曰急,恒寒若;曰蒙,恒風若。曰王省惟歲,卿士惟月,師尹惟日。歲月日時無易,百穀用成,乂用明,俊民用章,家用平康。日月歲時既易,百穀用不成,乂用昏不明,俊民用微,家用不寧。庶民惟星,星有好風,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則有冬有夏;月之從星,則以風雨。」

「九、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六極:一曰兇短折,二曰疾,三曰憂,四曰貧,五曰惡,六曰弱。」

旅獒

惟克商,遂通道于九夷八蠻。西旅厎貢厥獒。太保乃作《旅獒》,用訓于王。曰:「嗚呼!明王慎德,四夷咸賓。無有遠邇,畢獻方物,惟服食器用。王乃昭德之致于異姓之邦,無替厥服。分寶玉于伯叔之國,時庸展親。人不易物,惟德其物。德盛不狎侮;狎侮君子,罔以盡人心;狎侮小人,罔以盡其力。不役耳目,百度惟貞,玩人喪德,玩物喪志。志以道寧,言以道接。不作無益害有益,功乃成;不貴異物賤用物,民乃足。犬馬非其土性不畜;珍禽奇獸,不育于國。不寶遠物,則遠人格;所寶惟賢,則邇人安。嗚呼!夙夜罔或不勤,不矜細行,終累大德;為山九仞,功虧一簣;允迪茲,生民保厥居,惟乃世王。」

周書・君奭〈第卅亖

既克商二年,王有疾,弗豫。二公曰:『我其爲王穆卜。』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王。』公乃自以爲功,爲三壇同墠。爲壇於南方,北面周公立焉;植璧秉珪,乃告太王、王季、文王。史乃冊祝曰:『惟爾元孫某,遘厲虐疾;若爾三王,是有丕子之責于天,以旦代某之身。予仁若考,能多材多藝,能事鬼神;乃元孫不若旦多材多藝,不能事鬼神。乃命于帝庭,敷佑亖方,用能定爾子孫于下地;亖方之民,罔不祗畏。嗚呼!無墜天之降寶命,我先王亦永有依歸。今我即命于元龜,爾之許我,我其以璧與珪,歸俟爾命,爾不許我,我乃屏璧與珪。』乃卜三龜,一習吉。啟龠見書,乃并是吉。公曰:『體,王其罔害;予小子新命于三王,惟永終是圖。茲攸俟,能念予一人。』公歸,乃納冊于金縢之匱中。王翼日乃瘳。武王既喪,管叔及其群弟乃流言於國,曰:『公將不利於孺子。』周公乃告二公曰:『我之弗辟,我無以告我先王。』周公居東二年,則罪人斯得。于後,公乃爲詩以貽王,名之曰『鴟鸮』;王亦未敢誚公。

秋,大熟,未獲。天大靁電以風,禾斯[1]偃,大木斯拔。邦人大恐,王與大夫盡弁,以啟金縢之書,乃得周公所自以爲功,代武王之說。二公及王乃問諸史與百執事。對曰:『信。噫!公命,我勿敢言。』王執書以泣,曰:『其勿穆卜。昔公勤勞王家,惟予沖人弗及知;今天動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新逆,我國家禮亦宜之。』

王出郊,天乃雨。反風,禾則盡起。二公命邦人,凡大木所偃,盡起而筑之,歲則大熟。

斠勘

傳世本『斯』作『盡』。《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周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王之志》正作『天疾風以靁,禾斯偃,大木斯拔。』。塙明傳世本作『盡』爲訛誤。

周書・大誥

王若曰:『猷,大誥爾多邦,越爾御事。弗吊天降割于我家,不少延。洪惟我幼沖人,嗣無疆大歷服。弗造哲,迪民康,矧曰其有能格知天命?已,予惟小子,若涉淵水,予惟往求朕攸濟。敷賁,敷前人受命,茲不忘大功。予不敢閉于天降威,用文王遺我大寶龜,紹天明。即命曰:「有大艱于西土,西土人亦不靜,越茲蠢。」殷小腆,誕敢紀其敘。天降威,知我國有疵,民不康。曰:「予復。」反鄙我周邦。今春今翼日,民獻有十夫,予翼以于敉文武圖功。我有大事,休,朕卜并吉。肆予告我友邦君,越尹氏、庶士、御事,曰:「予得吉卜,予惟以爾庶邦,于伐殷逋播臣。」爾庶邦君,越庶士、御事,罔不反曰:「艱大,民不靜,亦惟在王宮、邦君室。越予小子,考翼,不可征;王害不違卜?」肆予沖人,永思艱。曰:嗚呼!允蠢鰥寡,哀哉!予造天役,遺大投艱于朕身;越予沖人,不卬自恤。義爾邦君,越爾多士,尹氏、御事、綏予曰:「無毖于恤,不可不成乃文考圖功。」己,予惟小子,不敢替上帝命。天休于文王,興我小邦周,文王惟卜用,克綏受兹命。今天其相民,矧亦惟卜用。嗚呼!天明畏,弼我丕丕基。』

王曰:『爾惟舊人,爾丕克遠省,爾知文王若勤哉!天閟毖我成功所,予不敢不極卒文王圖事。肆予大化誘我友邦君;天棐忱辭,其考我民。予曷其不于前文人圖功攸終?天亦惟用勤毖我民,若有疾。予曷敢不于前文人攸受休畢?』

王曰:『若昔,朕其逝。朕言艱日思。若考作室,既厎法,厥子乃弗肯堂,矧肯構?厥父菑,厥子乃弗肯播,矧肯獲?厥考翼其肯曰:「予有後,弗棄基?」肆予曷敢不越卬敉文王大命?若兄考,乃有友伐厥子,民養其勸弗救?』

王曰:『嗚呼!肆哉爾庶邦君,越爾御事。爽邦由哲,亦惟十人,迪知上帝命,越天棐忱,爾時罔敢易法,矧今天降戾于周邦?惟大艱人,誕鄰胥伐于厥室;爾亦不知天命不易。予永念曰:天惟喪殷;若穡夫,予曷敢不終朕畝?天亦惟休于前文人,予曷其極卜?敢弗于率文[1]人有指疆土?矧今卜并吉?肆朕誕以爾東征;天命不僭,卜陳惟若茲。』

注釋本

《尙書正義》 〔漢〕 孔安國 傳 〔唐〕 孔穎達 疏

校勘記

傳世本『文』作『寧』。鄭玄注《君奭》:『古文「周田觀文王之德」爲「割申勸寧王之德」,今博士讀爲「厥亂勸寧王之德」。三者皆異,古文似近之。』,孔穎達疏《緇衣》:『古文「周田觀文王之德」爲「割申勸寧王之德」者,以伏生所傳,歐陽、夏侯所注者爲《今文尙書》,以衛、賈、馬所注者,元從壁中書所出之古文,即鄭注《尙書》是也。此「周」字,古文爲「割」;此「田」字,古文作「申」;此「觀」字,古文爲「勸」。皆字體相涉,今古錯亂。此文《尙書》爲「寧王」,亦義相涉也。云「今博士讀爲『厥亂勸寧王之德』者」,謂《今文尙書》讀此「周田觀文王之德」爲「厥亂勸寧王之德」也。』,足見漢唐時便有覺察『文』『寧』之誤。《韓詩外傳》有『達則寧而容,窮則納而詳。』,而《荀子・不苟》作『通則文而明,窮則約而詳。』。吳大淳《說文古籀補・敘》:『而魯恭王所得壁經又皆戰國時詭更變亂之字,至以文考、文王、文人讀爲寍考、寍王、寍人。』。《郭店楚墓竹簡・緇衣》正引作『《君奭》云:「昔在上帝,割申觀文王德,其集大命于厥身。」』,確明傳世本作『寧』爲訛誤。

微子之命

王若曰:「猷!殷王元子!惟稽古,崇德象賢。統承先王,修其禮物。作賓于王家,與國咸休,永世無窮。嗚呼!乃祖成湯,克齊聖廣淵;皇天眷佑,誕受厥命;撫民以寬,除其邪虐;功加于時,德垂後裔;爾惟踐修厥猷,舊有令聞;恪慎克孝,肅恭神人,予嘉乃德。曰:『篤!不忘。』上帝時歆,下民祗協,庸建爾于上公,尹茲東夏;欽哉!往敷乃訓,慎乃服命,率由典常,以蕃王室。弘乃烈祖,律乃有民,永綏厥位,毗予一人;世世享德,萬邦作式;俾我有周無斁。嗚呼!往哉惟休,無替朕命。」

康誥

惟三月,哉生魄,周公初基作新大邑于東國洛;四方民大和會,侯甸男邦采衛,百工播民,和見士于周。周公咸勤,乃洪大誥治。

王若曰:「孟侯,朕其弟,小子封。惟乃丕顯考文王,克明德慎罰,不敢侮鰥寡,庸庸、祗祗、威威、顯民。用肇造我區夏;越我一二邦,以修我西土。惟時怙,冒聞于上帝,帝休。天乃大命文王,殪戎殷,誕受厥命。越厥邦厥民,惟時敘。乃寡兄勖,肆汝小子封,在茲東土。」

王曰:「嗚呼!封。汝念哉!今民將在祗遹乃文考,紹聞衣德言,往敷求于殷先哲王,用保乂民。汝丕遠惟商耇成人,宅心知訓。別求聞由古先哲王,用康保民,弘于天若。德裕乃身,不廢在王命。」

王曰:「嗚呼!小子封。恫瘝乃身,敬哉!天畏棐忱,民情大可見。小人難保;往盡乃心,無康好逸豫,乃其乂民。我聞曰:『怨不在大,亦不在小;惠不惠,懋不懋。』已,汝惟小子,乃服惟弘王,應保殷民;亦惟助王宅天命,作新民。」

王曰:「嗚呼!封。敬明乃罰。人有小罪非眚,乃惟終,自作不典;式爾,有厥罪小,乃不可不殺。乃有大罪非終,乃惟眚災適爾,既道極厥辜,時乃不可殺。」

王曰:「嗚呼!封。有敘時,乃大明服,惟民其敕懋和。若有疾,惟民其畢棄咎。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非汝封刑人殺人,無或刑人殺人;非汝封又曰劓刵人,無或劓刵人。」

王曰:「外事,汝陳時臬司,師茲殷罰有倫。」

又曰:「要囚,服念五六日,至于旬時,丕蔽要囚。」

王曰:「汝陳時臬事,罰蔽殷彝,用其義刑義殺,勿庸以次汝封。乃汝盡遜,曰時敘;惟曰未有遜事。已,汝惟小子,未其有若汝封之心;朕心朕德惟乃知。凡民自得罪,寇攘奸宄,殺越人于貨,暋不畏死:罔弗憝。」

王曰:「封。元惡大憝,矧惟不孝不友。子弗祗服厥父事,大傷厥考心;于父不能字厥子,乃疾厥子。于弟弗念天顯,乃弗克恭厥兄;兄亦不念鞠子哀,大不友于弟。惟吊茲,不于我政人得罪;天惟與我民彝大泯亂;曰乃其速由文王作罰,刑茲無赦。不率大戛,矧惟外庶子訓人、惟厥正人、越小臣、諸節,乃別播敷,造民大譽,弗念弗庸,瘝厥君;時乃引惡,惟朕憝。已,汝乃其速由茲義率殺。亦惟君惟長,不能厥家人、越厥小臣外正,惟威惟虐,大放王命:乃非德用乂。汝亦罔不克敬典,乃由裕民;惟文王之敬忌,乃裕民。曰:『我惟有及。』則予一人以懌。」

王曰:「封!爽惟民,迪吉康。我時其惟殷先哲王德,用康乂民作求。矧今民罔迪不適,不迪則罔政在厥邦。」

王曰:「封!予惟不可不監,告汝德之說,于罰之行。今惟民不靜,未戾厥心,迪屢未同。爽惟天其罰殛我,我其不怨。惟厥罪無在大,亦無在多,矧曰其尚顯聞于天。」

王曰:「嗚呼!封,敬哉!無作怨,勿用非謀非彝蔽時忱,丕則敏德。用康乃心,顧乃德,遠乃猷裕,乃以民寧,不汝瑕殄。」

王曰:「嗚呼!肆汝小子封。惟命不于常;汝念哉,無我殄享,明乃服命,高乃聽,用康乂民。」

王若曰:「往哉封。勿替敬典!聽朕告汝,乃以殷民世享。」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zh_CNChinese